火箭人导演:我年轻时也曾沉溺毒品


ʱ䣺2019-09-11

  《火箭人》的主创们纷纷表示,他们都是当年在动画片《狮子王》中听到了埃尔顿·约翰的歌曲之后,开始爱上了这位来自英国伦敦的音乐人。

  今年5月,讲述传奇音乐人埃尔顿·约翰生平的传记音乐电影《火箭人》在第72届戛纳电影节首映。5月31日,影片在美国公映后,全球票房获得了1.88亿美元,绚丽歌舞与电影叙事巧妙结合,用非常“埃尔顿”的方式,讲述了他的演艺生涯中最大起大落的篇章。有影评人甚至认为,《火箭人》可能会像去年的音乐传记片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一样,在颁奖季有所斩获。

  埃尔顿·约翰出生在伦敦,是英国家喻户晓的歌手,《狮子王》主题曲“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”、《红磨坊》插曲“Your Song”、以及为戴安娜王妃去世而创作的“Candle in the Wind”等诸多他的歌曲,都是在全球范围内广为传唱。影片标题中的“火箭人”(Rocketman),就是埃尔顿创作于1972年的标志性民谣歌曲。

  在《火箭人》的戛纳电影节宣传期间,时光网记者与影片导演德克斯特·弗莱彻、男主角“蛋蛋”塔伦·埃格顿和女主角布莱丝·达拉斯·霍华德进行了独家对话。在访谈中,他们分别聊到了当年第一次听到这位音乐巨星时,都是什么歌曲、有何感受,出演他传记片的体验,拍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,以及与埃尔顿·约翰本人的交流,让人感觉非常不真实!

  塔伦·埃格顿:第一次看到剧本应该是在2016年,我很希望这是个好剧本,能饰演他让我很激动。我知道这是一部歌舞片,我也知道它非常大胆,但除此之外我一无所知。读完剧本之后,我非常满意,因为作为一个电影人和导演,能讲述一个反传统的故事非常令人激动,我对《火箭人》就是这种感觉。

  我觉得它的风格很有趣,有点跳出现实,但依然尊重了埃尔顿·约翰的经历,再现了埃尔顿的精神,我很喜欢。我觉得它很戏剧化,也尊重事实,非常精彩,也非常感人。

  Mtime:你提到和埃尔顿见面,他还把他买的第一副钻石耳环送给你,见到他本人和你预想的有什么区别?

  塔伦:他给我钻石耳环是后面的事,我们第一次见面那种感觉很奇怪,因为你见到了全世界都感兴趣的人,而且他还对你很感兴趣,那是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,和埃尔顿见面就是这种感觉。他非常喜欢有创意的人,也对他们很感兴趣。他对新音乐的了解令人惊叹,他在各方面都是如此,包括摄影、电影、绘画等等。

  他在各方面都超越了我的想象,部分原因在于,他是一个非常真诚开放的人,他的这种特质在我们的电影中也有体现,我觉得他非常勇敢。

  Mtime:片中涉及许多音乐场景,从编排和表演上看,你觉得挑战最大的是哪一场戏?

  塔伦:拍他唱“火箭人”那首歌的时候,可能是野心最大的一场戏,因为它涉及到多个场地,需要许多专业人士的共同努力,包括动作编排、跳舞、音乐、声音设计、服装。他们的共同努力成就了“火箭人”这场戏,我觉得非常感动。

  塔伦:可能是“Circle of Life”(《狮子王》主题曲),我很喜欢由他演绎的那个版本。这首歌很感人,它让我想起我的童年,小时候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在一起生活,我们住在北威尔士安格尔西岛的一座小平房里。他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有存在感的音乐人,他是一个人,而不只是电影里的声音。

  我记得“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”(蛋蛋是《狮子王》粉丝无疑了)的MV,我是在2002年开始反复听他的歌。长大后我很喜欢听歌,我记得他的精选集就是2002年发行的,我经常听那张专辑。

  塔伦:有意思,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了,我觉得不安全感、脆弱感,最重要的是敏感性,我觉得敏感性对于创作来说很重要,因为创作就是表达人性,表达我们的体验经历,为了做到这一点,你必须要有一定的敏感性,因为你要看、要听、要学习,所以是的,我觉得确实是这样。

  塔伦:和德克斯特吗?我们在……那是什么时候,我想起来了,当时我正和一个叫拉哈珊·斯通的演员在一起,午餐在一起吃寿司,当时我们在拍一部叫《烟幕重重》的电视剧。德克斯特骑着他的自行车从我们身边经过,拉山和他打招呼,德克斯特没怎么说话,但我记得他是一个非常夸张、奇怪的人,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就是这种人。

  后来我们一起参加一个活动,他过来和我打招呼,因为我们都认识马修·沃恩(《王牌特工》系列的导演),然后我们和休·杰克曼一起合作了《飞鹰艾迪》,而且合作很愉快,现在我们又到一块儿了。

  塔伦:是的,当时他还没写完,所以我只看了一部分,但他当时写了的我都看了。

  塔伦:很多,我觉得人们会很惊讶的,但我不能去谈论书里的内容。我觉得只要你是他的粉丝,就会喜欢我们的电影。他的自传真的很出人意料,人们会觉得非常有趣,非常好玩。

  德克斯特·弗莱彻:我表姐卡洛琳,我们叫她嘉莉,她比我大个四五岁吧,我记得我们周末经常会去她家,去我大伯伯母家,我爸会把我们这些孩子都带上,她是我认识第一个买《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》(再见黄砖路)这张专辑的人。

  我记得看着那张专辑的卡通封面,她放着这张专辑,说她准备去伦敦连续看他四晚的演唱会,她一直是他的粉丝,这对我影响很大。我记得站在他们家客厅,看着那张专辑惊叹不已。正版四字梅花诗。我不记得当时多少岁,但应该是七十年代初。

  Mtime:我知道李·哈尔的剧本让你印象很深,让你设想好了这部影片,你最初对影片的想法和实际执行时有没有什么区别?保持最初的设想是否是最大的挑战?

  德克斯特:是的,你要相信自己的想法,并且贯彻执行,各部门协同合作,表演、摄影、服装、编舞,作为导演,我要努力协调这一切,并且确保始终保持正确的前进方向。而且这部电影对很多歌曲都进行了不一样的演绎,我给“Honky Cat”赋予了不一样的含义,它在风格上和“I Want Love”截然不同,又和“Rocket Man”的风格截然不同,又和“Bennie & the Jets”的风格截然不同。

  这些都是里程碑式的作品,影片把埃尔顿的私人生活和这些家喻户晓的歌曲结合在一起,能把它们结合起来是件很惊人的事情,希望能保证故事的连贯性。

  Mtime:你之前就和蛋蛋合作过《飞鹰艾迪》,你说过他的脆弱性是他能饰演埃尔顿的关键,塔伦是否是你心中的首选?

  德克斯特:是的,本片制片人马修·沃恩找到我说,我告诉你,塔伦·艾格顿要演埃尔顿·约翰。我说那再好不过了,因为我了解艾格顿,了解他的脆弱性,而且他的唱功也很好。他不仅是我的朋友,而且他愿意唱歌,作为演员想要探索自己的这一面,我觉得这个太完美了。

  而且我觉得艾格顿符合我想象中埃尔顿曾经的样子,我年轻时也曾沉溺过毒品,我觉得埃尔顿可能比我还更严重,但他依然走出颓废并幸存下来。我感觉他和我都明白自毁与重生的意义,对我来说,我一定要把这个故事讲出来,如果我能通过埃尔顿的故事来传递这个讯息,配上塔伦的真实表演,他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演员,我觉得会有非常棒的效果。

  布莱丝·达拉斯·霍华德:我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人的名字,说我喜欢这个人,是我看《狮子王》。我买了《狮子王》原声CD,看到后面的曲目表,上面全是埃尔顿·约翰的名字,对我来说,小时候爱上这个音乐人,长大后发现他居然还有这么多经典作品,是一件很棒的事情。我原以为《狮子王》是他唯一的成就,但他还有很多,我确实记得,记得很清楚。

  Mtime:影片很多时候都在讲述成长环境对一个人未来的影响,你儿时的家庭环境对你有什么影响?

  布莱丝:从小到大,我的父母都很有创造性。我自己是第三代演员,所以我父母对我的职业很支持,这对我鼓励很大。我和工作的关系也很健康,我也知道我的工作应该是怎样的。我从小就知道做电影这一行,你需要开发自己的项目,提出你自己的想法,寻找合作者,打造你自己的作品。进入大学后,我发现很多同龄人都以为,你只要找个经纪人就行,经纪人会给你找工作。

  我说不是,不是这样的,你要做你自己的东西,这样经纪人才能把你的作品宣传出去,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,我会知道很多对重要的知识,这也影响了我的态度。

  布莱丝:太棒了,携本片参加戛纳电影节真的很特别,因为我能和埃尔顿·约翰在一起。他是个传奇人物,非常开放,也很乐于表达,能出席这么有权威性的电影节,有一部如此……说这部电影真诚感觉很奇怪,但它真的很真实,看到影片获得认可感觉真的很好,非常感动。

  布莱丝:德克斯特非常棒,他非常可爱,也非常好玩。他人特别好,他的片场非常轻松、华丽,当你走到监视器后面,看着他如何拍摄,如何整合,你会惊叹天哪他真的太厉害了。德克斯特是拍音乐剧出身的,他在《龙蛇小霸王》里演的Babyface,所以他把当童星的那种感觉带入了本片,而且他的妻子是一位歌剧导演,本片有一种剧场的感觉,这绝对要归功于德克斯特。

  塔伦埃格顿 《火箭人》曝删减片段 同性恋到底该不该跟家人出柜?

  皇后乐队主唱原本要客串《火箭人》?! 导演:想法很快夭折,毕竟我们不搞电影宇宙

  《火箭人》之外,这些摇滚传记片也不赖 冲出康普顿登顶十佳 波西米亚重现经典

  难道年轻时沉溺毒品是什么光彩的事么,也好意思提? 这和“我纹身、抽烟、酗酒、说脏话,但我知道我是个好人”一样滑稽可笑,而且还恬不知耻。

  据说最近西方社会开始流行主动承认自己吸过毒,你要是不说自己年轻时吸过浪过,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

  我一直搞不清楚这些明星政客的类似言论, 意思是年轻时候放荡的玩,做错事也不耽误我以后能成功? 这种事儿如果真有社会责任心,提都不该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