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法祥跟他的“悟空戏”
更新时间: 2018-12-29

接下来“瑶池”、“闹丹”二场,郑法祥也着意强调孙悟空是有意地闹,而不是嘴馋偷吃,要明来明去,大大方方。在场次的命名上也不必大路的“偷桃”、“盗丹”,把有偷盗象征的表演全部删除。他表演的孙悟空上场,踩着“登云步”,很有威势地唱[喜迁莺]:“望瑶池祥云笼罩,光灿灿紫雾荡飘…”郑法祥充分展示了一个精良武生演员的矫健本事,他用了打“飞脚”过桌子,按桌面翻“虎跳”到台旁边等一系列高难技巧,跟细腻传神的喝御酒、吃鲜桃的表情动作。郑法祥不一味模仿猴子的动作表情,不用抓耳挠腮、蹦蹦跳跳的表演,而是追求似猴非猴、似人非人的境界,塑造了一个“切实、动人美观”的大圣形象。

孙悟空被玉皇大帝封为齐天大圣,因王母举办蟠桃会未邀请他,一怒之下偷仙桃、盗御酒,窃食老君金丹后返回花果山。玉帝派遣天兵天将前往捉拿,反被孙悟空克服。

郑法祥自幼随父学艺,对悟空戏艺术有很深的成绩。但他是一个抱负高远、锐意进取的艺术家,不满足子承父业、克绍箕裘,更不愿抱着父辈的衣钵按部就班、循序渐进。他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,把他心目中的“大圣”形象完美地树立在舞台之上。青年时期他观摩了大量的名家演出,又广泛向有一技之长的同行和舞台工作人员求教。他刻苦研读《西纪行》,延请老师学习文化。到各地演出时潜心搜求有关孙悟空造型的画像、塑像资料。同时接受武术“十二形”与“猴拳”的有关动作造型,进而由形到意始终地揣摩理解,经过长期实际,终于演绎出悟空戏专用的技法、手法,创立了“新郑派”。他的表演方式兼有尚派的“威”杨派的“美”、郝派的细”和郑门本派的“真”。郑法祥的艺术讲究“三功(做功、唱功、筋斗)”;“四法(身法、手腕、步法、棒法)”;“一扮相”;其中每一项又都有各自的要点和口诀。他着力在舞台上表现孙悟空宏伟的气度跟高大的形象,调动所有艺术手段来强调孙悟空形象的雅观慷慨。他演出的《闹天宫》,孙悟空一出场便展现了他的与众不同。他不像个别演出《闹天宫》那样,带着众小猴[急急风]站门上场、念对、上高台、念定场诗。他认为这时候孙悟空是在天上,不可能带着小猴。而且[急急风]站门节奏太紧、不派头,再者念对、上高台……处理也过于刻板陈旧。因此,郑法祥一改旧例,率天兵、天吏执銮驾“圆场”锣鼓打上。不戴大路的草王盔而戴纱帽、插金花,也不骑马,心怀要雀跃慎重。郑法祥非常重视孙悟空的唱、念,它融合了红生、武老生、架子花的唱、念及用嗓特点,讲求韵味和传情。首支曲牌[醉花阴]:“前呼后拥威风浩,摆头踏声名不小……”要唱得雄壮豪迈、气概不凡,充足展示孙悟空齐天大圣的威势。

京剧的悟空戏历史久长、源远流长。清代宫廷戏曲演出活动中就有新编大戏《昇平宝筏》,演《西游记》故事。民间的戏剧上演,更是喜好热闹丢脸的猴子戏。终年累月名家辈出。如杨小楼(京剧有名武生,人称“杨猴子”);郝振基(昆弋著名演员,擅演猴戏,时称一绝);郑长泰(河北梆子著名武生,人称“赛活猴”,“郑派”悟空戏开创人)。而集众家之长、融会贯通、别树一帜,把悟空戏艺术推向高峰者,是著名“小活猴”、“新郑派”首创人郑法祥。

赏析

剧情